關於部落格
  • 6270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「食記」梅子鰻蒲燒(我的無敵愛)

 
 

我一直非常非常非常喜愛鰻魚飯,而「梅子鰻蒲燒」就是我心中的第一名。

 

 

第一次來是自己一個人,我在放暑假,Thomas還在上班的時候XD

接近晚餐時分我就出發,問還在上班的Thomas公車路線,告訴他我要去吃「好吃的」而後換了兩班公車,接著還打電話問店家兩次
(唉!我是路癡…),好不容易才找到這家藏在「不知道幾條通」(註一)的好料理。

而且我還先跑到對面的「梅子台菜」(註二),我站在店門口,心裡疑惑這家充滿「台味」的餐廳怎麼會賣蒲燒鰻呢?穿著也是充滿「台味」的好心服務生出來告訴我:「小姐,你要吃的那家店在對面!」orz....





我點了小鰻魚盒飯和茶碗蒸,鰻魚飯的美味自然不在話下。
而十分親切的跑堂大叔還教了我茶碗蒸的「特殊吃法」:

「吃到一半,滴上幾滴日式醬油,再灑上一點七味粉,吃起來更鮮,我看你是學生我才告訴你,因為學生的味蕾最敏銳,有很多出社會的人都吸煙,已經嘗不出這種好味道了。」


我對料理的好滋味念念不忘,對跑堂大叔的親切和那套美食理論也覺得有趣。

當時我心心念念也要帶Thomas來吃一次,然而我們陸續吃了好多次日本料理,都不是這家,沒辦法,台北的好餐廳太多,要吃重複有難度。XD



這一天,我去找位在長春路的髮型設計師修剪瀏海,Thomas下班來接我,擇日不如撞日,我們就決定就近吃「梅子」!

 

跑堂大叔一如印象中的親切、而且愛說話,不時發表美食評論XD







小的鰻魚盒飯


鰻魚的刺很少,香味撲鼻,而且份量看起來十分有誠意,佐著醬汁、軟硬適中的白米飯更是大加分。


 





花枝鹽燒 


 

當我一如以往,要擠上檸檬汁時,跑堂大叔:「不對不對!你檸檬汁擠上去,味道都不好了,你要把檸檬汁擠在旁邊,先吃原味,吃中間那部份,最後再用旁邊的那幾塊沾檸檬汁。」


真的十分好吃,不沾檸檬汁,花枝本身就很有鮮味,沾了檸檬汁,又是一種風味,不愧是推薦品。





 



烤鰻魚肝

 


 

我從來沒吃過這道菜,但是一直很想試試看。

大叔說:「一次要點兩串,但是我們只剩下一串。」

「那?」我們傻眼了。

「所以我可以只賣一串給你。」



結果端出來時,「咦,怎麼有兩串?其中一串比較小?」

「小的那串是剩下的鰻肝,不夠做一串,就當作招待你們。」真是豪氣!



我們都喜歡,也覺得很好吃。


 






豬肉火鍋


冬天限定料理,而且早上上班帶了一件不夠暖的外套,被冷到,我就一直覺得晚餐一定要有熱騰騰的火鍋才能彌補我哀怨受傷的心。


蔬菜盤很有份量,而且豐富,幾乎沒有我最討厭的火鍋料,全是新鮮蔬菜和各式菇類,我超愛超愛!豬肉也很好吃,不需久煮。


大叔又來了:「你們這個火鍋的火太大了,不是說吃火鍋就要大火一直滾,那是錯的,食物的鮮味都被你們煮掉了,火小一點,(大叔伸手幫我們調整電磁爐開關)就像這樣,知道嗎?」


「知道……..」我們遵照辦理。
「趕快吃,不然大叔會一直來糾正我們煮火鍋的方法。」Thomas說XD



最後,我們還各喝了一碗味增湯,我提醒Thomas:「味增湯要端起來喝,不要用湯匙,才能讓口鼻都充分享受味增湯的香氣和味道。」
「你….你怎麼也…..」他很驚嚇。
「喔!我上次來被糾正過了。」


當我自以為一切完美不會再被糾正時,大叔又來了:

「還有阿!你們剛剛吃鰻魚飯,那個盒子的方向擺錯了,你要擺在眼前,擺橫的,那個切面才不會吃到刺,你們剛剛為了兩個人吃飯方便,擺成直的,有沒有吃到很多刺?有沒有?」


「呃…..還好……」都已經把整盒鰻魚飯吃下肚了還被糾正,我們一整個很無言,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…
 


我的甜點是最愛的梅子凍,Thomas討厭吃梅子,所以吃的是杏仁豆腐。


店長指著牆上掛的那幅報導-她和某個韓星的合照說:「她最喜歡吃這個,上次來的時候一連吃了四碗。」

(韓星可能是金喜善,我忘了...我對韓片沒有好感,唯一看過的韓片是「大長今」,所以一向記不住韓國人的名字)。
 


我忘了一共多少錢,應該是在1000元之內,不能刷卡。
 

 

 



今天一整天上班一直覺得肚子好餓,還一直覺得好冷,現在一整個吃飽溫暖了..........好幸福........






註一:林森北路這一帶有許多日本人,複雜彎曲的巷弄,就以「五條通」、    
「六條通」之類的名稱作為俗稱,當然路痴如我是完全記不住的….
註二:梅子台菜也是一間相當有名道地的台菜料理。
 

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